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宋词赏析:《沁园春》陈人杰

 
        诗不穷人,人道得诗,胜如得官。
        有山川草木,纵横纸上;虫鱼鸟兽,飞动毫端。
        水到渠成,风来帆速,廿四中书考不难。惟诗也,是乾坤清气,造物须悭。
        金张许史浑闲,未必有功名久后看。
        算南朝将相,到今几姓;西湖名胜,只说孤山。
        象笏堆床,蝉冠满座,无此新诗传世间。杜陵老,向年时也自,井冻衣寒。
小注:
  作者陈人杰,长乐(今福建福州)南宋爱国词人,宋代词坛寿命最短的词人,享年仅26岁。他现存词作31首,全用《沁园春》调,为两宋词史所罕见。其词风笔力雄健,酷似辛弃疾。此词是陈人杰受欧阳修“诗穷而后工”诗歌理论的启发,结合自己的感触,以广阔的胸襟和非凡的自信,挥洒而就。
  起首前三句“诗不穷人,人道得诗,胜如得官”,开宗明义,为全词要旨。其中意分两层:一层——“诗不穷人”,是针对欧阳修所驳斥的“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以及“愈穷则愈工。然则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即“诗穷而后工”的认同。所谓“诗穷而后工”,是说诗人在受到困险环境的磨砺,幽愤郁积于心时,方能写出精美的诗篇。是对司马迁“发愤著书”说、钟嵘“托诗以怨”说、韩愈“不平则鸣”说的延展;另一层“人道得诗,胜如得官”,是化用唐郑谷的“相门相客应相笑,得句胜于得好官”之句,是对“诗不穷人”的进一步提升。“诗不穷人”,欧阳修等前人已有充分论说。此词作者全在褒颂“人道得诗,胜如得官”,
上片以上天所赐为胜。便是唐中叶时郭子仪,累官至太尉、中书令(宰相),封汾阳王,号“尚父”,权倾天下,且为中书令时间最长,得二十四考(“考”,吏部每年对官员考核,任满一周年为一考)。如此为世人所仰慕、为史家所青睐者,作者认为也不过是“水到渠成,风来帆速”,时会所致而已,何况其他诸人。而“惟诗也,是乾坤清气,造物须悭”。所谓“乾坤清气”,曹雪芹《红楼梦》中所言甚切:“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自朝廷,下至草野,比比皆是。所馀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 置之千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千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千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然生于薄祚寒门,甚至为奇优,为名娼,亦断不至为走卒健仆,甘遭庸夫驱制。”因之不同凡响,故而“造物须悭”。
  下片以青史流芳为胜。“金张许史浑闲,未必有功名久后看”一句,暗应杜甫的“尔曹身与名俱灭”。而后再以“西湖名胜,只说孤山”的“梅妻鹤子”宋初隐士林逋和在宋代被极为尊崇的“杜陵老”杜甫((宋有人将杜甫比喻为集大成的孔子)为示,虽“金张许史”(西汉宣帝时四大家族)、“南朝将相”,何如“梅妻鹤子”;便“象笏堆床,蝉冠满座”,岂配“井冻衣寒”(杜甫悲凉境遇)。正契合“尔曹身与名俱灭”的下句“不废江河万古流”。
  故“诗穷而后工”,所谓“穷”者,乃穷通之穷。其或为一度仕途受挫或为一时生计困顿或为一场情感纠葛等,然人之境界高下则尽在这一“穷”之中。程颐解《易经》最后一卦最后一爻时说:“居未济之极,非得济之位,无可济之理,则当乐天顺命而已”。此为知节为终,知穷为通也。
  诗者,从古至今,归根结底是精神的产物。如人所言:“写诗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态度”,进而是“乾坤清气”所禀赋的一种精神气质。有人一辈子写诗,终乃诗匠而非诗人;有人一辈子没写诗,却可谓诗人,即在与此。诗者,在其神韵,而非表象。首先须是诗的人,然后才是诗本身。以此观之,当今真正可以称为诗人的,能有几人?!盖众者,或皆如从前我自题——
虽为作诗不为诗,却是发痴不是痴。
下笔写就行行字,免得留它成白纸。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