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园丁天地>> 教育科研>>正文内容

一例高中生哀伤辅导心理危机干预案例分析

    近年来,因同学、教师、家长的丧失引起的危机事件不断增多,事件的发生给社会、学校、家庭、当事人的带来了极大的影响。由丧失引发的哀伤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干预,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心理危机事件。心理危机指个体面临突然或重大生活事件时,能回避也不能通过常态的途径和方法去解决所导致的心理失衡状态。而哀伤辅导在心理危机干预中可以有效缓解由丧失带来的哀伤情绪,预防危机事件发生。哀伤是指人在失去所依附的对象时所面临的境况,这境况是一种状态,也是一个过程。其中包括了悲伤和哀悼的反应。包括生理反应和情感认知方面,也包括因身心反应而带来的外在社交和行为表现。哀伤是由突发的丧失事件引起的“心理休克”现象,表现为内心混乱、不知所措、复杂的情感反应、社会退缩或攻击性增强等。对于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来说,亲人、老师或同学的突然离世往往会给他们造成精神创伤,表现为精神痛苦和心理承受能力脆弱。哀伤是丧失发生后个体必经的过程,而哀伤辅导则是协助丧失者在合理的时间内引发正常的悲伤,健康地完成悲伤任务,而增进其重新开始正常生活的能力。Agneta等研究发现哀伤辅导对健康和幸存具有预防作用。而Beem等人通过实验研究发现,哀伤辅导可以使遗孀在免疫和心理指标上恢复到正常人水平。因此,当高中生发生丧失事件时,开展哀伤辅导有利于缓解他们的身心痛苦,最终的皈依是能让青少年接受现实、寄托哀思,使他们找到继续存活下去的信心和动力。通过哀伤辅导,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丧失事件向创伤性事件转化的可能性,预防心理危机事件发生。
    1 事件背景
    六安某高中教师、2015“六安最牛高考班”班主任陈某,于2017年2月17日凌晨3时零5分因肝癌晚期医治无效与世长辞,正怒放的生命从此被定格。噩耗传来,家人扼腕啜泣、同事悲叹不已、学生泣不成声。从此,课堂上,那位被誉为“民主、温和、风趣”的好老师再难见到。他的离去给他所带班级(高二)的学生造成的极大的心灵冲击,通过老师和家长反映,很多同学出现了一些情绪和行为的反应:感到悲伤、愤怒、不敢置信、回避谈论班主任的离去、上课气氛沉默压抑、一些同学反映难以集中精力、常常私下哭泣等。学校心灵驿站在了解该情况后,决定于2月24日对该班开展主题为“再见,班主任”的哀伤辅导。
    2 哀伤辅导目标
    协助该班学生宣泄哀伤与失落情绪,逐步完成哀伤的历程,促进他们向班主任道别,建立新的情感联结并投入到现实生活中来。
    3 辅导过程
    本次哀伤辅导采取团体辅导形式。由学校心灵驿站 3 名心理老师利用一堂课40分钟时间开展哀伤辅导。其中,由一位心理老师主持辅导过程,另外两位辅助进行。
    3.1 导入阶段
    首先,师生互识。向同学们介绍具体三位老师,师生之间相互认识,消除陌生感。其次,案例导入。由“汶川大地震半年后出现自杀小高峰”这一事件说明丧失后的情绪反应,并对“压抑=慢性自杀”、“正视创伤≠揭心理伤疤”进行分析。由此案例引出班主任离世事件。再次,澄清事实。全面介绍事件经过,说明班主任离去的事实。最后,辅导目的。向同学们说明进行哀伤辅导的原因以及达到什么目的。
    3.2 记忆
    通过呼吸放松技术让学生达到放松状态并引导学生开始冥想。首先,引导学生回忆刚入学时见到班主任的那一刻,感受第一次见到班主任的感觉;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想这两年与班主任相处的点点滴滴;最后引导学生将时间回到听到噩耗传来的那一刻,感受自身情绪发生的变化。通过帮助学生回想与班主任的相处的整个过程,再次与班主任说“你好”,并感受与班主任一起相处的时光,觉察当时内心的感受,然后进行内心分享。这一阶段大部分同学(特别是女同学)出现了哭泣行为,这是释放悲伤情绪的一种方式,也是这一环节的目的。
    3.3 认识哀伤
    作为高中生自我意识有了高度发展,通过向其介绍哀伤的表现、哀伤的阶段可以让同学们更好的了解自身的情绪、生理、认知、行为状态和所处的阶段。丧失后表现一般从情绪、认知、行为和生理四个方面表现出来,其中以情绪反应居多。哀伤过程经历四个阶段,分别为“面对生活的巨变”阶段、“体验丧亲的痛苦和失落” 阶段、“在哀伤中继续生活”阶段、“重新诠释死亡” 阶段[8]。通过讲解哀伤的表现以及哀伤的阶段,让同学们认识到自身的一些情绪反应是一种正常的哀伤反应,根据现在自己的情绪状态了解自身所处的哀伤阶段,并作出及时的调整,从而更快的走出哀伤反应,使学习生活恢复正常。
    3.4说再见
    死亡教育是生命教育的重要内容。通过讲诉作家金·弗伯兹·艾克松的《爷爷变成了幽灵》这则故事,引导同学们正确认识死亡,明白死亡是我们必然要经历的过程,生命有开始有结束,这是生命的定数,是这个世界游戏规则的一部分,生命到了这里,就该让它自然地离开。整个故事与哀伤辅导的过程一致,通过故事更好的让同学们认识哀伤的过程。通过回忆与班主任再次说“你好”,释放悲伤情绪;说再见目的是通过一个仪式与班主任告别,让同学们重新诠释死亡。
    接下来开展告别仪式。由两位老师协助,向每位同学发放一张便签纸,将自己想对逝去班主任讲的话写在上面,折叠好后请每一位同学亲手塞进邮筒(网络购买)。通过“寄送祝福”等告别仪式,协助同学们逐渐整合认知和感受,实现对班主任离世事实的接纳,回归现实生活。这个活动留给同学们充分的时间完成该仪式。
    3.5 后续追踪
    哀伤辅导结束后,学校心灵驿站老师继续追踪评估该班学生的身心状况,对班主任和家长进行定期回访,了解同学们情绪状态和学习情况,对于部分同学曾经出现的失眠、情绪低落等一段时间仍然未缓解的,开展个别心理辅导。
    4 反思与改进
    哀伤辅导的过程借鉴了相关研究和理论,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了总结,制定了本次哀伤辅导方案,分为导入阶段—记忆—认识哀伤—说再见—后续追踪五个阶段。导入阶段目的是为了与同学们建立关系,从而更好的开展辅导;记忆阶段的目的是为了与逝者说“你好”,更好的释放悲伤情绪。Ruskay的研究表明,通过再次与逝者说“你好”更有利于学生获得个人集成(integration)和完整性(wholeness)。认识哀伤阶段的目的是从理论的角度让同学们认识哀伤、哀伤表现及阶段。说再见阶段的目的是为了让同学们正确认识死亡,通过《爷爷变成了幽灵》可以让同学们重新认识死亡,面对死亡[12]。然后通过与班主任的告别仪式让同学们接纳事实,并与现在的班主任建立新的联结,回归现实生活。后续追踪阶段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哀伤辅导效果,哀伤辅导活动后1周左右,学校心灵驿站对该班级的班主任及学生代表进行了回访,以了解辅导的效果。
    通过班主任与学生反映,经过辅导同学们情绪稳定,能够静下心来投入到学习、生活中,班级气氛不再低沉,凝聚力更强,说明哀伤辅导目标基本实现。经过活动过程,发现一些问题有待我们反思及进一步改进。首先,学校及时启动相关危机干预方案。及时公布丧失事件,本着真诚的态度将事件经过无隐瞒地告知相关学生,并积极进行家校沟通,家校沟通心理危机干预过程中的关键步骤,通过沟通及时准确的了解学生心理状态,有针对性地采取哀伤辅导,有助于学生有效处理丧失。其次,科学开展哀伤辅导。哀伤辅导目前还没有一个系统的辅导方式,每个学校处理不同,应该积极查阅相关资料,科学、合理、系统地开展哀伤辅导。另外,哀伤辅导只能处理丧失当事人的一部分问题,情绪困扰。而社会支持,一些亲友或支持性团体主动的帮助对当事人是很重要且有效的[14]。再次,积极开展个体咨询。针对个别情绪波动较大而又不能很好调整的学生开展辅导,及时帮助其调整哀伤情绪。最后,哀伤辅导效果需要量化。辅导效果需要通过使用相关量表进行测量,前后对照才能客观的反映出班级学生心理状况和辅导效果。
 
5 参考文献
[1]达芳菊. 大学生的心理危机干预[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11, 24(4):543-544.
[2] 陈维樑,秀筠. 哀伤心理咨询:理论与实务[M]. 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6:2-3.
[3] 周圆. 校园危机干预:哀伤辅导的实施与反思[J]. 思想理论教育, 2013(8):71-74.
[4]李妍. 丧失哀伤辅导的个案工作模式探讨[J]. 理论观察, 2016(7):92-93.
[5] Agneta G,K JA. Does Early Bereavement Counseling Prevent Ill Health and Untimely Death?[J]. The Am J Hos & Palli Care, 2008, 24(6): 8-475.
[6] Beem E E, Hooijkaas H, Cleiren M H, et al. The immun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bereavement: Does grief counseling really make a difference? A pilot study[J]. Psych Res, 1999, 85(1):81-93.
[7] 卫小将, 何芸. 死亡、丧恸与调适——“5.12”灾后丧亲青少年哀伤辅导[J]. 社会心理科学, 2008(Z1):159-162.
[8] 徐洁, 陈顺森, 张日昇等. 丧亲青少年哀伤过程的定性研究[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1, 25(9):650-654.
[9]秦喆,苏亚玲,王新香,林炳橼. 大学生自杀事件引发心理危机的哀伤团体干预案例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6,37(11):1736-1738.
[10]杨渝川, 陆小娅, 张丽丽,等. 悲伤辅导方案的设计与实施--班主任去世之后[J].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2004, 23(5):30-36.
[11] Ruskay S. Saying hello again: a new approach to bereavement counseling.[J]. Hospice J, 1996, 11(4):5.
[12] 金·弗珀兹·艾克松, 彭懿. 爷爷变成了幽灵[J]. 课外生活:童话大本营, 2008(10):12-15.
[13]吴冉,王宇景,陈江媛. 高校心理危机干预中家校沟通的困境与应对[J]. 中国学校卫生,2017,38(01):106-108.
[14] 刘洋, 李珊. 浅析丧失与哀伤辅导[J]. 社会心理科学, 2009(6):115-117.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