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全国三等奖作品《得道》

 

2017届高三(11)班  叶斯畅

我逼死了妻子田氏,懊悔不已!

原本温馨、快乐的家,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喝着闷酒,思绪回到了过去。

记得迎娶田氏时,她花容月貌,我才高八斗,郎才女貌,甚是般配,羡煞众人。从此,我专心治学,老婆一心持家,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我经常出去游学,都是三年五载归来,老婆把家操持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这样的好日子一过就是好多年。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我闲来无事,提着钓竿儿来到濮水钓鱼。周围绿树掩映,百花盛开,春天的气息充满眼帘,不绝于耳。水里鱼儿结伴而游,时而跃出水面,时而与吊钩嬉戏。我闭目养神,心融万物,也不看鱼儿是否上钩。

就在这时,有人一嗓子打破了清幽。

“垂钓者可是庄先生?”

我没有睁眼,依旧持竿垂钓。

“您就是庄先生吧?我们俩是楚王的特使,奉我家大王之命前来拜请先生。”

我仍然没有睁眼,继续持竿垂钓。

“庄先生,我家大王听说您有经天纬地之才、治国安邦之能,特命我等拜请先生入楚为相,辅佐我家大王。”

我头也没回,背对着特使说:“我听说楚国有个神龟,死了三千年,枯骨龟甲还被楚王珍藏着,你们说这个畜生多幸运呵!”

特使不明白我的意思,以为我是夸赞楚王敬重贤能呢,心存感激,正要致谢。
    我冷笑道:“我啊,却宁可拖着尾巴在泥水中爬行,因为至少还活着,活得自由自在,我可不愿意让楚王供奉珍藏。”  

特使听罢,又羞又愧,匆忙离去。

这时,一条大鱼掉了上来。我轻轻取下鱼钩,将大鱼小心地放进水里,看着它游到远处。

我脸上露出了笑意,依旧持竿垂钓。没有相位的约束,我才能继续享受这无尽的春光。

 

一个夏天炎热的午后。

我看书看得累了,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梦里是另外一片天地。阳光明媚,温暖如春,令人心旷神怡。

    漫山遍野各种各样的蝴蝶翩翩起舞,让人目不暇接。突然,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和其他的蝴蝶一起尽情飞舞,翱翔于天地之间,感到非常快乐,无比惬意竟然忘了自己是庄周。  

突然,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的庄周。

我陷入了无尽的遐想之中,不知道是自己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

是蝴蝶做梦变成了自己

这个梦尽管过去了好久,我却一直在回味。我丝毫不介意到底是谁变成了谁,我只想像蝴蝶一样往来于山林之间,率意而往,尽情而回,自由自在,悠然自得。

 

惠施博学善辩,学富五车。我与他是好朋友,我俩经常讨论学问,有时争得面红耳赤,也没有结果。

一次,我惠施在濠上观鱼。

说:你看,鱼儿游来游去,多么快乐呵

惠施却没有顺着我的意思说下去,相反,却揶揄道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快乐呢?
    我耸了耸肩,笑道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懂鱼的快乐呢?
    惠施无言以对。

是啊,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人呢?

我早就想教训惠施了。

此前,惠施在梁国当宰相,去看望他

有人告诉惠施说:庄子到梁国来,想取代你做宰相

于是惠施非常担心,在国都搜捕三天三夜,未果。

后来,我主动去见他,说:南方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你知道它吗?雏从南海起飞,飞到北海去,不是梧桐树不栖息,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不是甜美的泉水不喝在这时,一只猫头鹰拾到一只腐臭的老鼠, 雏从它面前飞过,猫头鹰仰头看着,发出的怒斥声难道现在你想用你的梁国相位来威吓我吗?

惠施绝顶聪明,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无意于他的相位,他怎能以己之心,度人之志呢?

从此,惠施和我成了最好的朋友,以至于他死时,我十分伤心,感叹再也没有知音了。

 

我游学归来,匆匆往家赶。

经过乡下,看到荒冢累累,其中有一座新坟,一个年少妇人穿着孝衣正在拿一把扇子扇坟上的土。

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这个少妇。

那个少妇说,这坟里埋的是她的丈夫。他们一直非常恩爱,死了也不忍分开。他丈夫临死的时候跟她说,要改嫁别的人,一定要等到丧事完毕,坟土干燥了才可以。她想,这新盖的坟怎么能很快就干了呢?所以拿扇子在这里扇。

我暗笑,这妇人好性急啊。就说,你一个妇道人家,手脚无力,我帮你好了。于是,我使用法力,这坟很快就干了。

那妇人想用银钗做酬谢,我却要下了那把扇子。

我回到家里转念一想,不能释怀。老婆就问是怎么回事。我把这事情一说。老婆听完勃然大怒:“此薄情之妇,世间少有!”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老婆马上就急了:“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我说,我死后你要是能挨得过三年五载就不错了。

过了两天,我突然得了重病,很快就死了。

老婆着手给我办丧事,朝朝忧闷,夜夜悲啼,如痴如醉。到了第七天,突然来了一个少年秀士,说是曾经与我有过约定,要拜我为师,今天特地来拜见我。一看我死了,马上换上孝衣开始守灵。老婆一看这位公子长得十分帅气,就动了爱惜之心,每天以哭灵为由主动接触这个英俊潇洒的公子。于是,日渐生情。

不久,两个人就举行了婚礼。晚上,就要洞房的时候,那公子突然胸口疼得厉害,可把老婆吓得够呛。一问,才知道,那公子平时就有这个毛病,一年发作一两次,无药可治。只有一物可以立即见效,那就是生人脑髓热酒吞之。可现在是荒山野岭的,到哪儿去找呢?老婆说:“我丈夫刚死不过20天,可以吗?”公子说可以。老婆拿着斧头径直走向盛放我棺材的小破屋。刚劈了两下,我就自己推开棺材,坐起来了。直把老婆吓个半死。我一指那公子,老婆一看,其实,那人是我幻化而成。老婆羞愧难当,上吊而死。

 

我放下酒杯,回过神来,后悔自己逼死了老婆。

多年来,老婆一直理解、支持着自己。我游学在外,经常多年不归,你没有怨言,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在我迷恋蝴蝶、半梦半醒之间,你没有悍然打破梦境,把我拉回到潮湿闷热的现实;我穷困潦倒时,楚王派人来拜我为相,我断然拒绝了,你没有埋怨过我;在惠施满大街搜捕我、我无路可逃的时候,你没有抛弃我;在我拿回扇子,毫无来由对你横加指责的时候,你没有怨恨我。

面对老婆,我无地自容。原以为自己满腹经纶,洞察万物,能够

看淡权位,看清物我,看轻人情,不愿约束万物,亦不会被万物束缚。可现在才知道,自己看清了一切,却没有看清男女之情,将老婆逼到了绝境,也将自己原本物我两忘、乐游于天地之间的洒脱击得粉碎。

想到这儿,我终于顿悟,不恨不悔,不喜不悲,鼓盆而歌:

困于朝堂之上兮,于我何乐?

游于泥水滩涂兮,于我何忧?

卧于炎炎热榻兮,入梦为蝶。

舞于青青原野兮,蝶我一体。

游于濠水之中兮,我知鱼乐。

赏于濠水之上兮,鱼知我忧。

惠施徒好权位兮,不明我志。

我心唯在山林兮,矢志不渝。

扇新坟而快干兮,以利新生。

试妻子而殒命兮,不悔不悲

伊已游于天地兮,我心释然。

听我鼓盆而歌兮,归于自然。

歌罢,我逍遥离去,自此,得道成仙。

本文系作者参加第三届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全国三等奖作品  指导教师 张梅)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