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百年追梦 全面小康”爱国主义读书教育活动征文比赛市一等奖作品《一路追梦 盛开感动》

一路追梦  盛开感动

2015级高二选修(2)班  陶一凡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追梦一路盛开,频频遗落、回顾,又深陷歌影年华的感动。                                    

 ---- 题记

“一首歌能够经历数十年依然不被忘记,是因为它是时代、是历史,更是每一个人的回忆与安慰。”这是某知名作家在一次颇有争议的演讲中的一句话。其中有争议的不在于这句话,而在于作家对突如其来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全场大合唱的评论:“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看来,作家可能有意回避,这首歌也是时代、也是历史,更是一代人的一段梦。

但这也许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现在我们很多人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老一代人听这种歌时,眼里会饱含泪水了。曾经的我也是这样,在心中隐隐地对这种歌及其时代有一种疏远感,直到我慢慢地理解了那首《八月桂花遍地开》。

这首歌我在小学就学过,可一日在家中偶然听到时,我依旧无感。同样听到的长辈便问了一句:“你知道这是我们本地民歌吗?”是啊!桂花、红旗,这是在大别山脚下最常闻到的花和最常听到的故事.听了许多遍,从未想起这会是本地的民歌,我只好默不作声。“其实你早就了解过的,在金寨的革命纪念馆里专门有这首歌的创作场景。”这一下,我可是红了脸,出了汗。

无奈地,长辈只好对我再教育一番,“别忘了总书记的那句话,‘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回想过去的烽火岁月,金寨人民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我们要沿着革命前辈的足迹继续前行。’”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艳旗帜竖啊竖起来......”歌曲还没有停的意思,我想这首歌和《我的祖国》其实是一样的,不断地回响,便是不断地温习一个梦,那个由千千万万的中华儿女共同凝聚的一个梦。

如果问你脑海中最深刻的影像是什么,你将如何作答?

对于上一代人来说,答案或许是80年代罗中立大师的油画作品《父亲》。正如大师自己所说:“那个巨大的面庞使我们感受到牛羊般慈善目光的逼视,听到他沉重的喘息,嗅出他特有的烟叶味和汗腥味,感到他皮肤的抖动,看到从细小的毛孔里渗出汗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农民,右耳竟夹住了一支笔。那是父亲那一辈吃饱了饭之外的渴求,是就算没有吃饱饭依然有的渴求!中国的脊梁便是一点一点在这样的梦中挺直的。

抑或是同样表达那一代人夙愿的摄影作品《我要上学》——一个手握铅笔头、直视前方、对求知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小女孩。在她身上有着一个常常被拿来教育我的拍摄故事:1991年冬天,8岁的苏明娟和她的同学像往常一样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天蒙蒙亮,远处的炊烟从很远的山那边升起来——还有一个小时的山路。而她们上课的教室不过是旧时的土地庙,年久失修,别说窗户,连土墙都残缺不全,但即使这样,上学对这几个孩子来说,还是一件最快乐的事。

当我们再一次回头看这些影像的时候,发现此刻的现实比当时的梦更为清晰、美好。知识,不再是一种奢求。而父亲和“大眼睛”眼中的渴求也丝毫没有衰减,并随着圆梦计划的推行越发坚定。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希望工程第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的冻土里,破土成长为今天这样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而随着树的成长,又一代人的梦开花结果。

年华

此刻,我们依旧能闻到大别山的桂花香中掺杂着熟悉的旋律,看到大别山的阳光里充盈着鲜明的画面。

是歌吗?是影吗?是梦吗?不!那是一辈辈人的绝代风华,是老一辈人的峥嵘岁月,是中年人的黄金时代,是曾经与现在年轻人的无悔青春!前人的血泪与年华已在山路上凝成盛开的花朵,可已到达山顶的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只能从我们炽热的目光中找到一丝自己当年追梦的记忆。而我们能做的又仅仅是被这个百年大梦所感动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让我们奋力前行吧!伴着歌声、伴着影像,在最好的年华里,在祖国的大好河山中前行,向着所有中国人的小康梦前行!

(本文系“百年追梦  全面小康”爱国主义读书教育活动征文比赛市一等奖作品  指导教师 方绪应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