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六安一中2017年“书香伴我快乐成长”征文一等奖作品选登(一) 生生不息是诗性

生生不息是诗性

          ——读《诗经• 国风》有感

 

六安一中高三(19)班  周龙成

 

     不久前,看到新闻上说人工智能已经出了自己的诗集,其“创作”的诗连专业教授都难以分辨,这多少令我吃惊。结合时代的种种,人类似乎成了科技的工具,我们该何去何从?在这高速发展的科技面前我感到无措,感到迷茫。

    迷茫的我,该去何处寻找答案呢?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这是几千年前的登高,几千年前的借酒消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几千年前的思美人,几千年前的惆怅,“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这是几千年前的乡野,几千年前的时光流转……

    这是《诗经》。细细品味这悠悠传唱了几千年的古老歌谣,我似乎有了答案。

    有人说无论人类的社会进步得多快,人性的进步也是缓慢的,这一曲曲古老歌谣,不知感动过古往今来的多少人呀!今日我再一次被她如清冽的高山融水的纯净与深情感动,涤去我心中的迷茫的尘埃。

    这就是生生不息。

    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世说新语》载道:谢公因子弟集聚,问”:《毛诗》何句最佳?”遏称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公曰:“訏谟定命,远犹辰告”谓此句颇有雅人深致。

    朱熹也说道:“风者,名俗歌谣之诗也。”

    涓涓流淌的历史中传来了一句又一句对《诗》的感动言语。这是诗的力量,这是人性的光辉,这是生生不息的诗性。发展的科技、发展的社会如猛虎般眈视着柔而缓的诗歌,但诗歌只是气定神田、莞尔一笑。因为诗歌的力量就是创造力,正是创造力驱动着社会进步。有创造力地方便有诗的存在。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出版时被政府视为禁书,但《恶之花》中蕴含的强大创造力却摧毁着传统的桎棝,推动了新时代的到来。

    诗性的实质是创造力,诗性更是美的魂灵。魂灵不死,诗的力量便足以创造尘世的新生,美便生生不息。

    回顾人类历史,人们开心时作诗、悲伤时作诗、慷慨时作诗、惆怅时作诗。相隔几千年的人们也可以通过诗的只言片语而产生深层次的共鸣。科学家曾在人体内发现许多古老而“无用”的基因,但后来又发现正是这此古老而无用的基因与人性有某种关联。如此,诗性不死。

    《诗经》也是人类一个古老的“基因”,它多么让人感到亲切呀!这些古老的吟唱似乎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外甥与舅舅的送别,对人才离去的惋惜、对美好亲情爱情的向往…….这一幕幕。一种种都被凝固在这古老的诗篇中。即使人工智能超过了人类,这代代相传的诗性也是人类生生不息的一个动力。

    最后我想说:“读诗吧!”让这些诗意缓缓流过我们的心灵,在不竭的创造中做到无所迷茫、无欲无求,做好人类历史的一个基因,这便是生生不息的诗性了。

(指导老师:黄春梅)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