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2018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获奖作品选登(四)——平凡也是份月光

平凡也是份月光

六安一中  2017级 高二(29)班  冯雪冰

  

    月亮是那崇高而不可企及的梦想,六便士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卑微赚取的收入,多少人只是胆怯地抬头看一眼月亮,又继续追逐赖以温饱的六便士。

    细品这句话,有没有心头一热,乃至鼻头一酸?

    读罢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我想没有人不会被最后因麻风病失明的斯特里克兰德坐在壁画环绕的大溪地岛土屋的肃穆景象而深深震撼。这是一个为了理想放弃全部道德、责任与世俗生活,年逾四十却抛家弃子,为了追求美真正献祭出全部灵魂的人物。斯特里克兰德生前穷困潦倒,对除画画之外的人与事冷酷无情,为人离经畔叛道,唯一值得称道的品德大概只有坦率:他绝不装模作样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他顾不上也不在乎辩解,除了画画,全世界都与他无干。

    可一如梭罗曾言:“人人生而自由,却又戴满枷锁”。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和毅力去追求内心深处散发着让人灵魂出窍光洁无瑕的月亮的,绝大多数人只是将这枚月亮深藏心间,继续为六便士奔波跋涉,冷酷而苍白的现实,才是对于理想最牢固的枷锁。

    生而在世,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够到月亮,斯特里克兰德做到了,也同时成为了其他人眼中的另类。许多人一生兢兢业业,虽碌碌无为,可在人生垂暮之际,依旧享受到一份安祥与满足。生活中亦有太多这样的例子,过分执著于那个完美无瑕的月亮,却在黑暗间迷失了自己。或许这是“带着镣铐舞蹈”,可高尚与卑微,又怎能一概而论?

    天才往往有与众不同的出世感,这自然是种伟大,却也暗含悲哀。斯特里克兰德便是如此,就像是毛姆先生所言,他似乎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他不能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必须穷尽他短暂的一生,用画笔将他胸腔中激荡的情感倾泻下。上帝赋予了他们超出常人的才华,必定要夺取另外生而为人的必要条件。比如让贝多芬失聪,让莫奈再也无法亲眼捕获犀利的光,让草间弥生囿于波点幻觉的虚妄,让图灵抑郁,让太宰治沉湎自杀美学而不可拔。亦或如张爱玲自己所写的那样,“在待人接物的常识方面,我显露惊人的愚笨”,但“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月’,听苏格兰水兵吹bagpipe”“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

    这或许是天才的幸运,因生得纯粹而收获伟大,逐到了明媚的“天上月”。

    然而,这世间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为了“六便士”而苦苦奋斗的人们,难道就因此显得卑微吗?有人追求至高无上的荣耀,有人追求世外桃源的平静;有人追求纸醉金迷的奢华,有人追求粗茶淡饭的安稳;有人追求夜夜笙歌的华丽,有人追求一茶一酒的简易;有人追求后宫三千的快感,有人追求一世一双人的满足;有人迷恋于花花世界,有人迷恋于承欢膝下……这所有的追求与迷恋,是否真的就有所高低之分,优劣之选?恐怕这才是最大的傲慢与偏见。于斯特里克兰德而言,他有足够的勇气寻求他的月亮、他的至美。但并不是只有天才的艺术家们才能找寻到美的意义。正如书中的角色船长所说:“我也追求美,但我的表达形式是生活。”

 美的生活很单纯,没有雄心壮志,也没有割肉喂鹰。却能够拥有最简单的快乐,吃饭喝茶,看一花一树,日升日落。

 别忘记,平凡也是份月光,而我选择,在月光下捡起六便士。

(该文获2018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一等奖  导教师  张梅)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