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六安一中2019年暑期阅读征文获奖作品推荐(1):悲剧的背后

悲剧的背后

——读《红手指》有感

六安一中 高二(19)班   杨慕凡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每一个悲剧背后都有令人唏嘘的故事,甚至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在二刷东野圭吾的小说《红手指》后,我发觉原来有些悲剧的发生,会让生活中某些已被遗失和抛弃的有价值的事物重回生活,重回人心。

故事发生在一个普通的日本家庭,五十出头的前原昭夫某天在接到妻子八重子的紧急电话后赶回家里,发现一名七岁女童死在家中后院,而凶手正是自己十五岁的儿子直巳。在让儿子报警自首与隐瞒真相之中他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然而,在救子心切的八重子百般阻挠下,昭夫最终选择了“保护”他们平凡又弱小的家,趁夜抛尸,将现场伪装成公园里的一间公共厕所。但这点“伎俩”被经验丰富的刑警加贺恭一郎慧眼识破,不久便找上门来调查。面对警察质询时,昭夫将这一切罪行嫁祸给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母亲前原政惠。然而当加贺恭一郎看穿真相后,并没有立即戳穿昭夫的谎言。他对同为刑警的表弟说:“刑警并不是只破案就够了。”还要看到所谓“真相”背后真正的“真相”,最终,在昭夫妹妹的协助下,昭夫惊讶地发现母亲竟从未患有老年痴呆症,一切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从头到尾,她都努力让昭夫良心发现,不要再隐藏真相。望着母亲那根被口红涂红的手指,昭夫最终哭着说出了一切。

作为“加贺恭一郎系列”的第七部作品,《红手指》的叙事方式在东野圭吾的作品中并不罕见,多数情况下从不同人物视角来叙事是为了让读者能更清晰地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或者在复杂的人物关系中让事件更加神秘曲折。但在该作中,作者在开篇就介绍了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凶手以及作案手法,可见小说的重点并不是在凶杀案的推理上。小说通过描写男主角加贺恭一郎与本次事件的核心人物前原昭夫的心理活动,让我对“杀人案件”“社会环境”“爱”有了不一样的理解,悲剧的背后,不止一个人,又重拾了人性与爱。

首先说说事件的始作俑者——前原直巳,一个被母亲溺爱的有恋童癖的初中生,处在敏感的青春期,不愿与父亲交流,而且他从未认识到杀害无辜的罪不可赦。即使在杀了小女孩后,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仍能懒洋洋地坐在房间中央玩着电脑里逼真的杀人游戏。故事中最嘲讽的桥段莫过于,当直巳被审讯时所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都是父母不好”。我相信不少读者看到这儿都会被这个不知悔改的问题少年气到吐血,而这正是作者的创作意图,他要通过这句话引人思考导致这起悲剧发生的深层次原因。至此,我们可以引出该作的“幕后主角”——亲情之爱。

若说《白夜行》与《嫌疑人X的献身》悲剧背后咏写的是爱情,那么《红手指》直面的就是亲情。前原昭夫,一个终日为养家糊口拼命工作的男人,他是一家之主,是直巳的父亲、八重子的丈夫和前原政惠的儿子。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他几乎连半分力气也没出过,他对儿子的“保护”真的出于爱吗?他真的懂得亲情吗?也许他曾懂得,但在来自社会、家庭等各方压力下,最终成为一个满含怨恨、习惯逃避的懦夫。他似有若无的亲情未发挥任何作用,以致悲剧的发生。其次,八重子对儿子的溺爱与占有,也是悲剧发生的助推剂。当她发现儿子喜欢幼女后并未做出正确的引导教育,而是选择视而不见,听之任之,母爱的纵容无度最终摧毁了直巳。反观直巳的奶奶前原政惠,她以自己的方式引导儿子面对错误,帮助儿子完成了自我救赎。

前面提到,小说的主题不是悬疑侦探推理,而是探索人性的善恶是非,丈量亲情的安全尺度,还有对日本社会现实的反思。东野圭吾,既善于写人性之“恶”,也能将“善”植入读者心中,通过一个普通家庭平凡人物的不寻常事件,引导每位读者完成一次灵魂的救赎。小说还有一段用心的描写令人记忆犹新,作者写到被害女孩的父母在得知女儿被杀害后的反应,篇幅虽短,但读者从中读到了痛苦和绝望,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全书的道德惩戒与劝善功能得以实现。

《红手指》是悲剧吗?当然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被问题少年残忍杀害还不算悲剧吗?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但悲剧的意义在于让活着的人明白如何更好地生活,更好地与人相处,无论是爱情、亲情抑或友情,都需恪守道德的底线,明辨是非善恶。从故事的结局来看,前原政惠沉冤得雪,没有成为替罪羊,前原昭夫也悬崖勒马,完成自我救赎,直巳则受到了应有的法律惩罚……如果非说它是个悲剧,那也是让人重获光明和希望的悲剧,但付出的代价未免过于沉重,我希望这样的悲剧只发生在文学世界中,而非现实世界。

(该文获2019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一等奖  指导老师  董少权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