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六安一中2019年暑期阅读征文获奖作品推荐(3):当代王之涣式的浪漫

当代王之涣式的浪漫

——读《流浪地球》有感

六安一中  高一(10)班 贾承旭

青霞斜破苍玄间,流浪地球万重山。

灾民慎勿丧希冀,孤舟终抵角天关。

上诗改自王之涣的《凉州词》,我读《流浪地球》后有感而发,联想原诗,故舞文弄墨,作此诗。

刘慈欣,当代科幻作家,2000年发表中篇科幻小说《流浪地球》,曾任娘子关发电厂工程师,现居于太原。其代表作《流浪地球》讲述了在未来太阳面临因氦闪而毁灭,太阳系将不再适合人类的生存,人类开启了“流浪地球”的史诗计划,试图带走地球逃离太阳系,寻找适合人类生存的新家园的故事。

王之涣,盛唐浪漫主义诗人,生于太原,曾任冀州衡水主簿,后遭人诬陷不得不辞去官职,于开元盛世作《凉州词》。

初见看来,这二位文人除开是乡友之外,似乎难有联系。但若细细推敲,仅是一诗一文,便能在这二人间找到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令人惊喜的是,还有一份希望——一份传递了一千三百年的希望。

《流浪地球》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部分是其环境描写——发动机为了推动地球而斜向喷出的青色焰浪像是刺破了本就摇摇欲坠的天空,在这由无数光柱组成的宫殿上,我们就只不过是巨大宫殿地板上的一个个细菌罢了。这种由展露着恢宏而又与现实虚幻交错的场景,所营造出的慷慨而又凄凉的氛围,不正与“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中空旷而绝无寂寞的意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吗?

而再往后,王之涣在原诗之中所引入了羌笛之声,表面写声,却在侧面曲折而深远地埋下了他的离愁之种。《流浪地球》中刘慈欣则假借数人之口,反复念叨着的“地球啊,我的流浪地球啊”也表露了刘慈欣所独有的离人愁绪。或许那些文风飒爽的文人们,他们的内心深处都有着一片不易察觉却又难以忽视的花田——它来自故乡。

或许会有人对我做这样的类比而不屑一顾,比起为官不顺壮志难酬的王之涣用优美而有序的诗句妙笔生花般抒发着属于自己的浪漫,刘慈欣这种白话文作家所写的文字似乎就透着一股冰冷,更何况是刘慈欣那手术般精密简洁的文风。在整篇小说中,对主角的爷爷、父亲、母亲乃至其爱人的死亡地描写都只有寥寥几句。难道说这样的冷漠与绝望,真的是刘慈欣笔下的主旋律吗?

我看未必。

在小说的高潮部分,人类终于脱离了太阳氦闪带来的紧扼咽喉的恐惧,却又在对氦闪真实性的猜疑之中出现内乱。为了避免全地球的人类在混乱之中同归于尽,联合政府只得以投降来保全地球控制台的稳定运作。然而就在所有人双眼烧灼着怒火看着这些“人类的叛徒”在处刑中逐渐化作冰雕,氦闪却最为真实而讽刺地发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这是残忍与愚昧吗?我想是的。但这却并不是刘慈欣所想表达的,恰恰相反,为了保全未来而牺牲的联合政府,在最令人无可奈何的处境下,凭借着无可动摇的集体意志做出了最令人感到惋惜的决定——只是这最危急的关头,这就是最好的决定了。即使是用再冰冷的文字去描述,即使再轻描淡写他们的所作所为,仍无法冰封他们炽热而满怀着希望的心。只有少数人仍在守护着的希望,却帮助人类在沉沉黑夜坚守到了黎明的“曙光”。

就像主角的父亲曾说的那样——希望,是我们这个年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或许他们的躯体已经死亡,但若是那炽热的心可以融化冰雪,就像真正伟大的思想从不受限于文字的枷锁,冰封的躯体终将流下希望的甘露。

这是刘慈欣在这样一个时代所写下来的文字,在这样一个满怀着希望的时代。

他用自己独特的笔触将那一千三百多年前那因时代而无法表达的情感一并迸发与升华了出来,这是王之涣提笔写下“春风不度玉门关的那个时代所难以想象的,却是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所不没有的——满腔的希望。

这才是我们所身处的时代中,最美妙的旋律。

这是我们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时代,这是幸运的时代,拥有着满腔的希望,这是我们所有人最大的幸运。

在流浪地球长达两千五百年的旅途中,太阳死了,但幸运的是,人还活着。

在两位文人长达一千三百年的传递中,物是人非,最宝贵的东西却化作薪火传递不息。

该文获2019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一等奖   指导教师  方绪应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