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六安一中2019年暑期阅读征文获奖作品推荐(5):梦中的“虎耳草”

梦中的“虎耳草”

——读沈从文《边城》有感

六安一中 高一(15)班 徐欣怡

《边城》之于我而言,无需别的。只是白塔下、小溪旁,爷爷低低的一声“翠翠”,翠翠明亮鲜活的眸子,边城的人们“无法形容的单纯寂寞的”生活。但这里却是沈从文先生最想造的“希腊小庙”,最“理想的建筑”里供奉的“人性”。《边城》的每字每句都深含先生的爱,以及尘世里早已失落的“真、善、美”。

在湘西浓郁的风情和恬淡的自然的滋养下,茶峒的人们至真至纯至朴当真是应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爷爷和翠翠就是这样的生活着。爷爷从二十岁就开始撑渡,“他从不思索自己职务对于本人的意义,只是静静地很忠实地在那里活下去。”一守就是五十年,风雨无阻。他恬淡自安,似乎觉得“三斗米,七百钱”已是顶高的收入,坚决推辞渡客们强塞给他的钱,还经常买上等草烟叶对人们慷慨相赠,甚至强塞进人家的口袋。翠翠“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她“从不想到残忍的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经常争抢着替爷爷撑渡。这是人世间至真至纯的信仰与感情,如何能不感染你我?

爷爷和翠翠的生活是清贫的,但一丝苦味也没有。因为人心单纯、朴实,因为他们懂得生活的本真。

真自然,真性情,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端午节是茶峒最热闹的日子了,“任何人家到了这天必可以吃鱼吃肉”。而“城中的戍军长官,为了与民同乐”,把三十只绿头长颈大雄鸭放入河中,“不拘谁把鸭子捉到,谁就成为这只鸭子的主人”。长官的形象被刻画的鲜活有趣,处处都流露出真性情。在茶峒,各人都有自己的心中那片世界,即使在苦难面前,也不忧愁,好像一切都是必然的。洪水来时,他们好像觉得这不过是件平常事,而那些“诚实勇敢的人”,“不拘救人救物,却在这样一种愉快冒险行为中,做得十分敏捷勇敢,使人见及不能不为之喝彩”。

真实,是先生让《边城》赠我的第一份礼物,这种力量无形中给予我们巨大的震撼力,无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只是那一份淡淡的真实,足以抵过万千壮烈。

善在边城人的口中从不被提及,却早已成为每个人融入骨血的本性。船总顺顺是泅水的高手,在儿子长成后,不再下水争显本领。但有趣的是,先生接着写道:“但下水救人呢,当作别论,凡帮助人远离患难,便是入火,人到八十岁,也还是成为这个人一种不可逃避的责任!”

“善”是茶峒人的天性。翠翠在一场大雨后,发现爷爷死了,随即她得到了最有力的帮助和安慰,“城中杨马兵却同一个老军人,赶到碧溪岨去”,杨马兵在爷爷死后,成了翠翠的‘伯父’ ,一直陪伴她,照顾她。而船总顺顺见了翠翠就说:“翠翠,爷爷死去我知道了,老年人是必须死的,劳苦了一辈子,也应当休息了。你不要发愁,一切有我!”爷爷的丧事被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切都好像自然而然的,好像每个人心里都认为这是自己的事,一起把老人送上路。而翠翠的将来,没有人担心,因为好像已约定成俗,任谁都会帮一把。

淳朴善良、古道热肠,实乃君子遗风!字里行间都闪烁着当今尘世已遗失的美好的人性光辉。这是种多么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在淡淡的哀伤中,人性的善莫名让人心安,让人觉得值得信赖,就像在伤痛中被轻抚了伤口一样。温暖、善良,终会使伤口愈合,这才是它最好的作用。

我一直觉得,“美”是先生最热爱的,想要赠给读者的东西。它抽象又具体,虚幻又真实,字字句句总在不经意间撩拨我心。

湘西独特的风情,美得牵心动情。

茶峒凭水依山筑城,“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时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帖。”先生所绘的这幅“图”,色彩一下浓艳起来了,却仍然不失清丽的美感。张扬中存着宁静,同时袭来,让人应接不暇。

《边城》里俯拾皆是这样勾人的自然美,但最令人倾心的当属翠翠与傩送在沉默中长于自然的爱情。在茶峒,没有门第观念,等级之分,父母也是不愿替儿女裁决婚姻的,一切都由着儿女纯真至美的本性。“有钱船总的儿子,爱上一个弄渡船的穷人家女儿,不能成为罕的新闻”像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一切发生极其自然。在河边遇到傩送的翠翠,在一番有趣的对话后,傩送的善良,打动了纯真的翠翠,一颗种子悄悄的扎根发芽。巧合的是,傩送的哥哥天保也爱上了翠翠。兄弟二人性格的不同,选择的方式不同,注定了命运的结局。一切都照湘西原始的风俗来“裁决“,一点儿也不伤兄弟感情。天保豪爽豁达,不拘常套小节,选择了走“车路”,请了媒人来提亲;傩送不爱说话,为人聪明又富于感情,选择了走“马路”,在渡口对面高崖上,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那夜的歌声,让翠翠睡梦中的灵魂在歌声中飘浮,飘上了白塔,来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对山悬崖半腰,摘下了梦中的那高高的虎耳草。这虎耳草是心形的,宛如翠翠的心。她的心已恋上了那个在梦中可以用歌声将她带到很远地方的人,但她选择了沉默。“她有时仿佛孤独了一点,爱坐在岩石上去,向天空一片云、一颗星凝眸。”“她心中很快乐,好像目前有一个东西,同早间在床上闭了眼睛所看到那种捉摸不定的黄葵花一样,这东西仿佛很明朗的在眼前,却看不准,抓不住,想放又放不下”,她的心起伏不定。

在一连串的误会中,天保心灰意冷驾船出走却不幸淹死,爷爷也在一夜风雨声中黯然去世,傩送始终得不到翠翠的回应,在哥哥惨死的愧疚中选择出走。

翠翠在沉默中还是选择了等,等那个让她在梦中摘下虎耳草的人。“那个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先生用这作为结局,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想像,无限的希望,与一望无际的凄美。《边城》中的文字,永远带着淡淡的哀伤、淡淡的寂寞和淡淡的失望。边城,意为边远的城,谁能否认这不是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城”?有着纯朴的美,人性的善,至诚的真,一切深埋心底。先生细腻、恬淡地低吟浅唱出他心中的湘西,是爱得深沉才写得出这样的美。洗净铅华的文字,带我走进梦中的湘西,找到了心灵的归属地。

读《边城》,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我一步步踏入茶峒。来到白塔下,小溪旁,见一个女孩,一只黄狗,在歌声中,把灵魂浮起,去摘下虎耳草。这把虎耳草,不仅仅有纯粹的爱情,更是我们心中深埋的灵魂本色。

该文获2019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一等奖 指导教师 刘徐应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