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校园动态>>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六安一中这位老师,好样的!

    “董老师,您又来献血了?这次准备献多少呀?”
    “老样子,还是400ml!”
    董少权是六安一中高二(27)班的班主任,多年来,他始终坚持参与无偿献血,在学校里被传为美谈。像这样的献血场景,在过去的16年间,董少权已经重复了21次了。
    “我第一次献血是在2004年,当时从皋城广场边路过,刚好看到一辆献血车正在采血,当时因为急着去学校上课就先走了,等过几天再去献血时采血车却不在那里了,当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献血,就干脆骑车十几公里,赶到位于开发区的市中心血站去献。”董少权回忆道。
    接待他的采血护士得知他是专程骑行十几公里赶来献血,不禁十分敬佩。在认真为他采血之余,还细心提醒他,以后可以去六安街头的采血点去献血,那就不用为献血而奔波了。
学校的课程一直都很紧张,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关注学生学习情况,每天的工作安排的满满的,但是董少权总是会记得自己还有件事情要做。
 “自从第一次献了血,我就像找到组织了一样,把献血这件事像定闹钟一样定在心里,只要献血的间隔期一到,就会提醒自己要去献血了。”
   在多年的献血经历中,有一次经历让他很难忘,那是在2015年。那段时间,学校课程安排的很紧,为了不耽误给学生上课,他就利用上课前的一个小时去献血,献一次全血大约20分钟,算算来回路程刚刚好。
    等到了献血点他才知道,由于医院有重症病人急需血小板,血站工作人员都希望他能改献血小板。但是献血小板时间比较长,大约需要40分钟,这样回学校的时间就很紧张了。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经过短暂的思考,董少权还是决定献血小板,毕竟救人要紧。
    就这样他心情忐忑的留下来捐献血小板,谁知在捐献过程中又有突发情况,由于是第一次捐献血小板,等采集的时间到了,血小板采集量却没有达到规定的数值,无奈之下,只能延长采集时间。
   “等血小板采集完毕,针头一拔,我立即就往学校赶希望能把错过的时间补回来,还好最终没有耽误课程。”董少权笑着说。“事后想想捐献的血小板能够救人,还是很开心的。”
    每次血站到学校组织献血活动,董少权不但自己积极参与,还会在献血的同时向学校师生们科普献血知识,成为师生眼中献血知识达人,很多学生在听了他的科普后,都表示等自己成年了也要去献血。
    多年来,董少权的无偿献血行动得到了家人的默默支持,但是这也有例外。在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董少权从朋友圈里看到血站呼吁志愿者去献血,用热血志愿武汉的倡议。他当时就想去献血,在与夫人商量后,却遭到夫人的强烈反对。
夫人说,平时献血都没什么,可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大家都待在家中,对病毒唯恐避之不及,你还要往外跑,我不同意。
    可董少权心里还是放不下,平时一起献血的朋友们,都在为战疫出力,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左思右想后还是决定去献血,“只要不说出来就没事。”董少权心想。
    于是他瞒着夫人,利用外出买菜的机会,悄悄去献了血。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是胳膊上的针眼却暴露了他,一向和气的夫人头一回冲他发了脾气。
    董少权明白夫人是担心自己,他一面解释自己是在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献血的,另一方面向夫人讲解热血志愿湖北的重要性,夫人这才消了气。随后转身走进厨房,过了一会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出来。“你今天去献血了,吃点好的补补吧。”夫人假装生气说道。
    后来,新闻上,手机上到处都宣传着六安人民热血驰援湖北、武汉的新闻,夫人也激动的说,“瞧,你的热血都支援到武汉去了,看来你当初没白跑哈!”对董少权的献血更加支持了。
   “我去献血,首先说明我身体好,还会刺激我的造血功能,对身体不但没有坏处还能救人,为什么不献呢?”董少权说,“我今年56岁了,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会继续献血,我要向我们六安的最美献血者们看齐。”
    从2004年到2020年,16年里,他累计献血21次,共献血6500ml和4个治疗量的血小板,在2016年-2017年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银奖。
    在奉献爱心的献血路上,董少权始终坚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正是无数个像董少权这样的无偿献血志愿者无私献血,才充实了我们城市的用血储备,用殷红的热血延续着患者的生命。
 
 
(来源:六安新周报融媒体记者张孟舒)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