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2020年“书香伴我快乐成长”暑期征文校内一等奖作品选登:6.生于黄土,仰望蓝天

生于黄土,仰望蓝天

——读《骆驼祥子》有感

高一博雅班:陈瑶琪   指导老师:徐琛

黄包车下烟尘滚滚,迷蒙了旧北平的眼。而有人将烟尘涤尽,于是她望见了蓝天。——题记

最初认识这本书,它只是考纲上轻描淡写的几句背诵重点,我并不懂那些语句的意思,但还是从市图书馆借回了它。

我想透过舒先生的笔、扉页泛黄的纸、刻画着人间悲喜的铅字,具体深刻地了解那个时代的风貌。这本书仿佛忘川河底的沉沙一粒,唤醒了从前那些渺远又朦胧的故事。

我用整整一下午读完了它。

祥子初进京城时,应也是充实而快活的吧?他忠厚勤劳,凭自己的力气赚几个辛苦钱,然后买了车,端详着锃亮的车把,攥着保修单,遥想今后自在的人生。他明明不贪心,怀着最简单不过的愿望,向往着最平凡不过的生活。

可这乱世的风吹得人着了魔。

车轮下滚滚的黄土中,湮没的尽是底层劳动者的嘈杂与希望。兴许这黑暗的社会本当如此,物欲横流的醉生梦死中,人人的心都被铜臭味填满,他们自暴自弃,他们麻木潦倒,他们在魑魅魉魍横行的土地上自扫门前雪。他们互相宰割又互相牵绊,有肉食者拿着几个大洋便收买去了一条人命,也有碌碌白丁为了那几个大洋将心血赤裸裸地剖出。那是财令智昏的年代,那是教人抛却希望的年代,那是高高在上的“爷”不给人活路的年代。

无人顾及祥子的灵魂,他们在他生命里来了又走。给予,馈赠,施舍,却又残忍剥夺。

祥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命脉成了沙漏模样,他命中那些若即若离的羁绊,都接二连三地流逝去,握不住,掬不起。

虎妞以凌人的姿态闯入他的人生,像吐着金信子的蛇,盘上他的身躯,使他无路可退。而祥子却偏偏爱过虎妞,在她萦着血腥气息的床前,向着摇摇将熄的香焰,他是那样虔诚地阖眼祈愿。他在求神渡他,施恩于凡间草芥般的黎民。然最终红焰成了一缕青烟,连同祥子眸中的光亮碎在风里了。神冷酷地夺走了他那为爱情抛弃锦衣玉食的妻子,留给他一心后知后觉的痴妄。

还有那个年纪不大,笑一笑便露出一口白牙的小福子。祥子曾对她许诺:“等我赚到钱了便来接你。”可是在父亲的压榨与弟弟的拖累下,她没有等到那一天。小福子吊死在了白房子后头的树林中,她与生俱来的乖巧善良使她做了鬼也安安静静,并不哀哀戚戚地出来吓唬人。

人们畏神,因为神冷漠无情。

人们惧鬼,因为鬼面目狰狞。

而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祥子在命运的戏耍下,成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他终于倦了,在这坑坑洼洼的北平街道上,他摔倒了太多次,这次他便不愿再起身。倘若这世道偏教人心愿与身违,他至少也还有可以并肩同行的伴侣,念着那份情意,总能在坎坷处跌跌撞撞地再向前去。可现在孑然一身的他,没有牵挂,没有希望,只能遁入世俗的浊浪中,随波逐流,做个活脱脱的末路鬼。

这不是悲剧,又能是什么。

书中最后一副画面,是枷锁扣着的阮明,是哄闹推挤着观刑的乌合之众,是在某冷落隅隈数着钞票的祥子。他将阮明卖了六十块钱,比当年那三匹骆驼贵了不少,确实是一笔合算的买卖。祥子扬起车轮下沾满铜臭味的一抷黄土,将他的平生逐一涂抹,因而他眼中北平的天空,总是人世间烟最暗沉的颜色。

那他还哪里看得到蓝天呢?

舒先生落笔,为他留下一句痛斥、一声叹惋和一阵潜行的唏嘘。

北平的车轮仍然向前转动。

太久了,久到城中已不再有黄包车的踪迹,不再有剥削长工的刘四爷,不再有仗势欺人的杨太太,也不再有骆驼祥子的悲剧。

神州的苍穹蓝得透亮。

海晏河清,国泰民安。

有许许多多从烟尘中走来的伟人,他们用雄心壮志与干云豪气,将天地间的烟尘洗净了。他们用脊梁铸成华夏的崭新山河,将岸然的名讳镌刻在蓝天上。

我曾背诵:“在旧社会,个人奋斗不是底层劳动者摆脱贫困和改变境遇的正确道路。”

今朝的太平盛世,是乱世中多少“祥子”至死方休却求而不得的一个梦!

一个关乎幸福,关乎富庶,关乎普天之下皆为乐土的梦。

中华的子民盼了它太久太久。久到黄包车的大轮成了汽车的橡胶轮胎,碾在厚重而踏实的黄土上,不曾留下半点光阴的行迹。

我想祥子终其一生未能看见的,便是这样的一片蓝天吧。

 

 

 


【字体: 】【打印文章